Gyp112233
关注TA

卧僧庐听山间冷雨,登峨眉探林下幽情

2017 0516 10:04 喜欢 (0) 评论 (0)
  • 出发日期:
  • 游玩天数:
  • 所花费用:

前言

      很久之前就想去一趟那被称为兜罗绵世界的峨眉胜地,但是来川半年多,一直为考研,工作等诸多杂事所淹蹇而卒未成行,终一切尘埃落定,遂觅得一个周末,踏上旅程。虽区区两日,却于深谷幽壑间,探得一二分峨眉之神。
   DAY1. 高铁到峨眉山站——雷洞坪(约两小时)——太子坪(约5公里,徒步2小时)——金顶(约1公里,0.5小时)——太子坪(寺庙住宿40/人,吃饭20/人)
   DAY2.     太子坪——金顶——雷洞坪—(乘车)—万年寺停车场——万年寺(约3.5km,步行1小时)——清音阁(3km,步行1小时)——五显岗(0.5小时)——报国寺——伏虎寺(1km,步行0.5小时)
花费:门票185+寺庙独立门票约20+观光车100,食宿100(山上基本在寺庙解决),往返高铁等交通费约250,其他费用50,人均约700

      小时便曾读过李太白的诗句,峨眉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,此时的峨眉,美好中却又带着一丝静谧的忧伤。唐明皇为避安史之乱而入蜀中,却只能哀叹,峨眉山下少人行,旌旗无光日色薄,蜀江水碧蜀山青,圣主朝朝暮暮情。而作为普贤菩萨的道场,峨眉山又是千万信徒的一方庄严净土,千千万万武侠迷心中,也许也正梦想着在这儿能寻得一丝芷若那俏丽而又冷艳的背影呢?一座名山,承载了太多太多文化的力量。山名峨眉,秀甲天下,已让人心驰神往。从高铁站出来,便立刻坐上了前往雷洞坪的观光车。
     车随路转,正是天朗气清,只见得林木葱葱,流水淙淙。一切担心便烟消云散,峨眉秀色果然不假。山行数十里,过了万年寺,只觉得参天的古木渐稀,细密的竹林渐多。行过零公里,忽见得山色阴沉,天色似瞑。灰色的雾气在山间弥漫,远山只见得一点点朦胧的痕迹,竹林也难觅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参天的松树和一丛丛枯黄的灌木。仿佛已是深秋时节,木叶尽脱,一片萧条。车盘旋而上,雾气仿佛从每一道山谷里,每一棵林木间钻了出来,远山莽莽,林木森森,煞是好看。  

     行到雷洞坪,车程约两小时。下得车来,顿时觉得冷气逼人,大雾漫天,不禁又为峨眉之行蒙上了一丝阴影。话不多说,还是先慢慢上行吧。此一路上行人颇多,人声嘈杂,山石草木之间竟多了许多烟头与杂物,实在让人为之一大叹。到得接引殿之下,只觉摩肩接踵,人山人海,已是有闹市之感。想接引佛祖,常接引众生往生极乐,发四十八大愿,为无上世尊。这接引殿下的喧闹世界,仿佛便是那娑婆世界,三恶五趣充斥其间,而这接引殿上,是否又能是那片佛国净土呢?

    拾级而上,行人愈来愈少,雾气却越来越浓,空气中可以见到灰色的水珠在随风弥漫。远处的山石早已隐去了痕迹,只剩下了几痕虬枝,数笔写意。四处弥漫着湿漉漉的幽伤,衣角也仿佛在山中湿润了,忽然想到了王维的诗句,“山路元无雨,空翠湿人衣。”在这漫天大雾里,苍翠的松叶和枝头悬挂的藤蔓、青苔也失去了翠绿的颜色,与那青灰色的磐石与黑色的土壤融为了一体。树林山坳间,还能见到几处残留的积雪。越过七里坡,就到了太子坪,后面的道路,已是一马平川。

     太子坪处有一座略显破败的清朝木造寺庙,与山下接引殿相比,已大有恍如隔世之感,太子坪原名万行庵,后因明神宗之故,易名太子坪,曾供太子像,已迷失不见,现大雄宝殿之释迦牟尼像也颇为陈旧,早年的香火早已不见,皇帝太子的荣光已如浮云,普贤菩萨发十大誓愿,堪称万行,当日却因太子易名,而享得盛誉,今日之衰破又岂在意中?所谓名者,即为非名,身尚且不过是空而已,又何须在意区区一名呢?可惜世人所重者除了名,又有几人重视过行呢?我今日上得此山,不也是为峨眉之浮名所吸引吗?为之一叹。
      殿门内坐着一位身着黄色僧袍的僧人,正在看着一本经书,太子坪可以借宿,这里也是除了金顶的酒店外离金顶最近的住宿点了,僧人领着我们穿过殿右侧一条昏暗的木质长廊,打开一道吱吱呀呀的红色木门,便是今晚简易的住宿了,虽然是三人间,不过倒也算是安静整洁。放下行李便重新上路,太子坪外,有一块巨石,号称天门石,或谓:越过此石,可达天门。又谓:石上有第一山之字样,随阴晴可见,见者可得福报。自知福缘甚浅,也懒于细看。继续上行。忽然林霏乍开,雾气和阴云一刻驱散,整个山林变得明晰了起来,山间翠色如滴,青苔如染。忽然前方道路变得宽阔,渐渐闻的笑语欢声。金顶已近在眼前。

     远望十方普贤像,青烟缭绕下的十方普贤,闪烁着金色的光芒。
     十方,正好是上下东西南北十方,也暗喻着普贤大士的十大行愿,芸芸众生,一切方位,普贤总能观照十方。菩萨发四弘誓愿,众生无边誓愿度,烦恼无尽誓愿断,法门无尽誓愿学,佛道无上誓愿成。菩萨之所以为菩萨,是因为修行永远不是为了只自身的福报,而是普皆回向的。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皆为名利,求神拜佛,又有多少人是为了修行自己的内心断绝一切烦恼,为了饶益一切众生呢?金顶之上点一盏灯,上一炷香甚至可以是天价,是为了内心的宁静?还是为了虚无的福报?殊不知以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,仍不及受持奉行四句偈等。《普贤菩萨行愿品》所言须弥山数之明灯供养尚不及法供之千万分之一。 只可惜一掷千金而求福德,却怠于行善学法之众于古时已甚多,唐时此风尤为盛行,昌黎公力辟迎佛骨之事于典籍已多有记载,可惜想起当代有所谓的大师讲解《华严经》,竟捏造出见其于饿鬼道受苦之事,怪力乱神随意加诸于佛法,为之二大叹。

     十方普贤像后有华藏寺大雄宝殿和金殿,相较于金碧辉煌的金殿,我更爱那大雄宝殿。黄色的铜柱历经岁月的磨砺,些许失去了炫目的光泽,却更加沧桑、庄严而美丽。

      海拔3077米的蓝天是那么的深邃,云朵是那么的洁白,可是阳光却总是不能持久,转瞬之间有乌云夹杂着无边的雾海飘过,一半的天空失去了颜色,转眼另外一半也笼罩在了雾中了
     云雾半开时的金顶和十方普贤像

     舍身崖畔,下方已是一片茫茫,崖口却似乎有一团圆形的白光笼罩,若隐若绰,竟有腾云驾雾之感。

不远处的金殿,也只剩下了一丝痕迹,趁着余雾未散,又按下了快门

   雾气漫天,远近的山峰峭壁,近处的寺庙楼台皆隐匿不见,舍身崖畔只剩下了翘首以待的游人,忽然崖边邂逅了一只小小的山之精灵——一只憨态可掬的小松鼠,面对着一群围观的游客,淡定自若地吃着什么。

   从舍身崖到峨眉山气象站沿着悬崖边一路行去,忽然,见到山下的雾仿佛一下被拨开了似得,瞬间,远近的青山、佛殿、舍身崖、千佛顶、万佛顶全部都露出了身形。巨大的玄武岩绝壁在若有若无的青霭里煞是壮观,白云挂在山腰。想起王维诗中有“青霭入看无,白云回望合。”的句子,苏轼又有“东风知我欲山行,吹断檐间积雨声。岭上晴云披絮帽,树头初日挂铜钲。”的话语,这阵快哉之风,想也知道我欲山行,便为我揭开峨眉的面纱而得以一睹芳容。

青冥浩荡不见底,日月照耀金银台。

太子坪听雨

      短暂的云开雾散后,浓密的阴云又紧锁金顶。天色将暝,仍然是彤云密布,暮色仿佛来得更猝不及防,想来日落已是没有希望,尚且记挂着山下寺庙的素斋,怕去晚了耽误了师傅们点灯的仪式。便匆匆下山了。简陋的斋堂里用过晚餐,虽然都是豆角、茄子一类的素菜,竟也都加了辣椒炝炒,吃起来却也别有风味。
      用过素菜,寺里的师傅们叫住我们,让我们去点亮佛前明灯。千百盏小小的蜡烛和海灯,摇曳着黄色的光芒,在佛前闪烁。所谓心诚则灵,无论是价值数千的金顶明灯,还是这寂静寥落的小寺中免费的烛光,在大行大愿的佛菩萨面前又有何区别呢?参佛修道,所修的无非是自己的本心,是自己的烦恼心、欲望心、分别心。五祖说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,心无所住又是何等的困难,便是佛前点上一盏小灯,也有着许许多多的名缰利锁萦绕其间,何尝能心无所住?寺里师傅的桌上有着四句偈语,最后一句是寂灭为乐,师傅叹道,道理都能懂,可又有谁能真正做到呢。
      点过灯,寺里师傅又留我们听诵经,袅袅的青烟,暖暖的烛光下,木鱼咚咚,经声静谧。先是《楞严咒》,后是《普贤菩萨行愿品》,最后是我不甚了解的密教的一部经典,听着平淡的经声,只想着告诉自己,此刻不思量善恶,如何才是自己的本来面目呢?可是善恶得失却如同幻灯片不断地在脑海前浮现。好容易放下得失之心,却听着这窗外雨声窸窣,透过湿漉漉的木门的缝隙和颓圮的窗棂进得屋来。风过树叶,滴滴沥沥。心绪再也难以平静。仿佛已是清秋时节,“秋花惨淡秋草黄,耿耿秋灯秋夜长,已觉秋窗秋不尽,那堪风雨助凄凉。”无名的忧伤不尽涌上心来。所思之人尚在远道。相去日已远,衣带日已缓。浮云蔽白日,游子不顾返。 思君令人老,岁月忽已晚。雨声连绵,离魂也仿佛追随着远方的人而渐行渐远。
      夜已深,雨声渐次深重,而雷声渐起,想到楚辞里的“雷填填兮而雨冥冥,猨啾啾兮狖夜鸣。风飒飒兮木萧萧,思公子兮徒离忧。”更生叹息,辗转至不知何夕方才入梦,忽然听到几声悠扬的钟声,已是四点。出门四望,雾气漫天,灯光昏暗。近处的树枝和房檐上竟有许许多多的残雪,冷风四起,清寒逼人,想来昨日一夜,竟是下了一晚的雪。看来星空是见不到了,回至房内,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,却再也难以入眠,想着一年以来的种种事情,若过眼云烟,又历历在目,难以释怀。
     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”
      虽然华发未生,但悲欢离合,于此僧庐之下静听雨声,却来得更加澎湃,更加难以释怀。

      终于已是五点多,遂叫醒小伙伴,一起再上金顶观日出。
     山中一夜雨,树杪百重泉。踏着山间树梢的雨滴声,沿着湿漉漉的青石板走着昨天的道路,雾气更加深重了,五六步外的小伙伴都已经辨不清容颜,走到山上,青色的雾气夹杂着明晰可见的水珠四处弥散,躲在华藏寺的屋檐下,偶遇几位刚从山脚爬上来的登山者,疲惫的神态下难掩失望。甚至普贤像也完全见不到了,只剩几盏橘黄的小灯,若有若无地撩动着游子的心绪。忽然有那么一瞬间,蓝色的晨光里露出了容颜,但不到一分钟,又隐去了一切痕迹。天色越来越亮,雨雾却越来越浓,到了八点,看来日出和云海都肯定没有了希望,既然无缘相见,那就下次再会吧,下山去罢

   下山路上,只剩下空山一座,密林深深,曲径通幽。林木深处,道路两畔,黑色的土壤湿漉松软,颓圮的树枝,散乱的青石布满青苔,杂然其间,深绿的树木枝头上悬挂着青色的藤蔓。天空也被雾气和深林遮蔽,“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,路险难兮独后来。表独立兮山之上,云容容兮而在下。杳冥冥兮羌昼晦,东风飘兮神灵雨。”那巫山的云雨大概就与这峨眉的烟雾一样吧,在这密林深处,仿佛期待着一个幽美的女神,采下兰花和香草,饮过山间的清泉,穿过那磊磊的石头与蔓蔓的葛藤,独立于云深雾绕的山头,翘首企盼着远方。

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

幽僻处可有人行,点苍苔白露泠泠

阶下青苔与红树,雨中寥落月中愁。

石磊磊兮葛蔓蔓

     又一次穿过雷洞坪的鼎沸人声,乘坐着观光车,穿过浓厚的雾气,向半山驶去,渐渐的天色亮了起来,一下子从薄暮来到了中午。 万年寺的山路与雷洞坪以上截然不同,深绿的青苔,乱横的枯枝几乎不见。翠绿的草木夹杂着嫩黄的花儿布满两畔,淡淡的苔痕印在石上,正午的光线穿过浓密的云层,透过欲滴的绿树,显得也明媚动人。

      偶遇一所荒废的小学。不知为何,总有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予断井颓垣的感受,总喜欢这样湿漉漉,又略带些颓废荒芜的气息。也许这也是为何我前面这些峨眉山的照片,阴郁幽长的色调占了多数的原因吧。

万年寺,一座很美的寺庙,在我所参观过的,仅次于伏虎寺,也许是因为盛名在外,缺少了一些静谧吧

万年寺一隅,青山柳叶与白水池。可惜没有蜀僧抱琴而来,为我奏一洗心妙曲

亭上观寺,青山相望,翠树相抱,碧烟相绕。

     寺内不知道是什么花儿正开得灿烂,白中布满红丝的花朵,让我想起了天龙八部里段誉所说的“抓破美人脸”。一个小伙伴却说,这是有颗玫瑰心的萝卜。为之捧腹。

明朝无梁砖殿,仿印度热那寺佛殿,内有宋朝普贤菩萨圣像。四角有四座白塔,并饰有神兽众多,栩栩如生,内壁有万佛环绕,殿顶为飞天女像,仿佛欲绝尘而去。转塔之人甚多。黄色的砖殿在青山绿树,红色的汉地建筑和灿烂的鲜花间显得尤为鲜艳动人。

峨眉山的寺庙与别处不同,不仅仅在于他依山顺势,与自然融为一体,更在于他本身就内含自然,广植绿树,多种红花,不仅仅是寺庙,更像是一座园林,而相比于清音阁,这里更加开阔静谧。相比于伏虎寺,这里却更加壮丽。

雨巷,僧人和过客

斯人已去,香火未绝

     双桥清音盛名在外,从万年寺一路步行而去也不过是1小时而已。沿途有白龙洞等处,白龙洞有白龙寺始建于明,清初被毁,重建;民国时毁于战火,建国后再重建;仅大殿为清末遗物。清音阁于黑白二水之上,枕山而建,下有一亭,可卧听清音,复有二桥,跨于二水之上,水声潺湲,确如清音。若于山间月下,听此清音,必可暂忘烦忧,心如止水。山水有清音,何必丝与竹。只可惜久闻人籁,地籁尚且不闻,何况天籁?

     报国寺是登山步道的起点,也是峨眉山佛教活动的中心,报国寺庙宇宏伟,香火繁盛,对面凤凰堡可赏圣积晚钟之胜景。想晨雾之中,钟声袅袅,定也深有风味。

      寺外有不少百千年的古树,两棵娑罗已有近千年历史,沧海桑田,人间几度胜衰,寺庙兴废,它们却仍然伫立在那里。映衬着庙宇,颇有时光之感。

      报国寺西行约一公里,便到了伏虎寺,伏虎寺现为一尼姑庵。
      一路上只觉得古柏森森,清泉潺潺,一道虎溪泻出于两峰之间,过虎浴桥,有竹林夹道,翠色喜人,更觉幽静,忽然就想到了翠竹掩映之中的潇湘馆,妙玉的栊翠庵,这翠色环抱的伏虎寺,也可以称之为拢翠了罢,红楼一梦最后也只能归于太虚,今天,是否还会有独卧青灯古佛畔的佳人呢?这丛林掩映的庙宇里,也许会有一丝身着青衣的侠女的倩影呢?清风吹过,凤尾森森,龙吟细细。青山、竹林、古道只剩下寂寂寥寥,清清冷冷。

一场春雨过后,小径横斜,落叶委地

   最后瞥一眼这幽远而静谧的佛国。挥手自兹去,萧萧班马鸣。

作者:Always、 (武汉)

我的回复:

标题:
  发  表  

本地上传

*

目的地默认与1个景点关联

最多可填3个标签,使用逗号分开

最多可输入200

通过信息验证!

从本地上传你的视频,分享你的点点滴滴

*
×

添加我的足迹

目前去过10个景点
×
×